要吃腰子吗

低产
立志为冷CP添砖加瓦

【雷沈】《记忆大师》原著中的小甜饼

刚看完实体书,按照个人觉得萌的地方挑选了一些整理,仅供参考,欢迎小伙伴儿们补充~

PS:每部分前面标明的是页数

PPS:雷子大名竟然叫雷霆哈哈哈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P41

  记者们没有逮住江丰,便把火力集中在了年轻警察的身上。

  一名浓妆艳抹的女记者抢先问道:

  “这位警官,您怎么称呼?”

  年轻警察看起来二十多岁,他望着摄像机,露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。

  “我,我叫雷霆,雷霆万钧的雷霆。”

  “雷警官,能不能跟我们透露一下案件细节呢?”

  “这个案件呢,我个人认为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样简单。首先需要从凶手的个人背景入手,去分析他......”

  这时,一名健硕的男子走到了雷霆的跟前。男人国字脸,胡子拉碴,眼睛不大却炯炯有神。

  他走上来搭着雷霆的肩膀,雷霆看到来人吓了一跳,此人正是组长沈汉强。

  沈汉强冲雷霆道:“记者同志在问你话呢,雷警官,跟大家分享一下案件细节吧。”

  雷霆紧张地不知所措,他最怕这个师傅。

  沈汉强问道:“例如,案发时间是多久?”

  雷霆答不上来,沈汉强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。

  “受害人叫什么?”

  雷霆也答不上来。

  沈汉强又是一巴掌。

  “凶手是谁?两者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没等雷霆说话,沈汉强又拍了他两下。

  “师傅别打了。我都还没进去呢。”

  “什么都不知道你说个屁,在这儿瞎耽误时间!雷子,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大侦探了?还不进去!”

  雷子是雷霆在警队里的外号,他灰溜溜地摸着后脑勺往大厦里走去。

  记者们还想再追问。

  “请问......”

  沈汉强挡住了镜头。

  “无可奉告!”

  沈汉强面无表情地冲记者们说道,随即转过身快步向记忆大师医疗中心走去。

 

P67

  雷子拿起江丰的那份口供递给沈汉强,同时说道:“汉强哥,他叫江丰,三十八岁,是个作家。”

 

P81

  审讯完江丰之后,沈汉强回到办公位,一言不发地坐在椅子上。

  雷子放好笔录,走过来问:“师傅,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沈汉强没有回答。

  “你该不会真的相信江丰的话吧?他前言不搭后语。而且之前在那家医院还把人家医学博士给打了,搞不好做手术弄坏了脑子。我早就说记忆手术不是什么好玩意儿......”

  沈汉强打断道:“假如他说的是真的呢?”

  “可李慧兰根本就不是被淹死的!”

  “那你告诉我,江丰可不是什么不知名的小作家。他这样一个有社会地位的知名作家为什么要在警察局撒谎?”

  雷子想了想道:“炒作!肯定是炒作!这年头名人都这么干。上不了娱乐新闻就上社会新闻。他肯定有新书要发布了!”

  沈汉强看雷子越说越不靠谱,作势要踹他一脚。

  雷子笑嘻嘻地躲开,他瞄了一眼办公室外面。

  有个老头在公共办公区张望。

  “师傅,你爸来了。”

  沈汉强脸色一沉,从皮夹里拿出一沓钱。

  “雷子,你帮我给他,就说只有这么多。还有,别让他进来。”

  “可......”

  “让你去你就去!”

  这时,一名警察推开办公室的门:“强哥,那个江丰在审讯室大喊大叫,吵着要见你们。”

  沈汉强点点头走了出去。

  雷子见状,把钱递给进来的警察,指了指外面的老头:“我要和强哥一起过去,你帮着把这钱给那边那个人。”说完,他便去追沈汉强。

 

P103

  不远处,雷子正在跟沈汉强通着电话。

  “师傅,你怎么还没回来啊?”

  “我还在记忆大师调查,你那边什么情况?”

  “江丰刚才又想起些东西,好像真的跟案情有关......”雷子严肃地道,“他说李慧兰看不清东西。你记不记得验尸报告里提过,李慧兰眼睛是受了伤,而且还有高度近视对吧?”

  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,才又响起:

  “不用说了。你现在出发,我们到李慧兰家碰头。”

  “去那儿干吗?”

  “还能干吗?找证据!”

 

P106

  雷子把书放下,惊讶地问道:“师傅你找到证据了?”

  “我没有,但你能找到。”

  “啊?”

  雷子一脸茫然,不懂沈汉强为什么要这么说。他跟着沈汉强走到二楼楼梯口。

  沈汉强问他:“想不想做一个好警察?”

  “当然想了。”

  “怕不怕痛?”

  雷子摇了摇头。

  沈汉强一巴掌抽在雷子的脸上。

  “哎哟!”

  雷子惨叫着跌下楼梯,趴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。

  缓了几秒后,他才坐起身来,喊道:

  “师傅!你疯啦!”

  沈汉强正色道:“你先别起来,就在你现在的位置找找看。”

  “......我懂了,你是让我从受害者的角度重现一遍案发现场!”

  沈汉强点点头。

 

P111

  “师傅,我感觉我们面对的敌人很可怕啊!”

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雷子解释道:“假如刚才那位张女士没说谎,李小芸也没说谎,江丰也没说谎,那凶手要在21点01分到03分短短2分钟时间里完成杀人,嫁祸,逃走的一系列动作。这说明,他的速度很快!”

  沈汉强抬起手,迅速一巴掌拍打了雷子的后脑勺。

  “够不够快!够不够快?”

  “哎哟,师傅,你不要打击我的积极性嘛!”

  “神经病!我们又不是在拍美国大片,抓什么超能力者!这其中肯定有人在说谎!”

  雷子揉着脑袋说:“那搞不好,江丰的怀疑是正确的。”

  沈汉强沉默下来,陷入了思考。

 

P126

  雷子气喘吁吁地将折叠床搬到了拘留室的隔离栏外。

  “师傅,我搬来了。这是要干吗啊?”

  沈汉强解释道:“我们时间不多了。江丰说他大部分的记忆重载都是在入睡后出现的,所以我打算让他多睡觉,多找点线索。这样不管江丰想起什么,我都能第一时间知道。”

  “喔,喔,那我也搬张床过来。”

  “不用,你不用睡这里。”

  雷子嬉皮笑脸地说:“师傅你真体贴,知道我睡不惯这种床。”

  沈汉强作势要打他,雷子赶紧闪开。

  “你去看看张代晨,注意下有没有可疑人物接近她。”

  雷子不情愿地道:“说了半天是要我睡车上!”

  “快去!”

  雷子咕哝着离开了。

  

P142

  雷子挠了挠头发:“反正我是想不通。你觉得是李小芸包庇凶手的可能性大,还是江丰做手术脑子坏掉的可能性大?”

  “我觉得你脑子坏掉的可能性最大。”

  “师傅,别开玩笑,我是认真的!我们就当江丰说的都是真的。按照他的说法,凶手一定会去接近张代晨,那我们只要盯着张代晨不就好了吗?”

  沈汉强拍了一下雷子的后脑勺:

  “我不是让你盯着了吗?你看看你告诉我的这些人。门口的传达室老大爷、超市员工,连我、你自己,甚至姗姗你都给我列出来了。这有用吗?不都是废话吗?我让你注意的是可疑人员,不是这些人!”

  雷子抱怨道:“不能放过每一种可能嘛!”

  沈汉强还想说些什么,但审讯室的门被人推开了。

 

P144

  出了看守所,沈汉强开着车,一路上都在思考着案情。

  雷子翻着自己的案情笔记道:“看来李小芸背着她爸交了个男朋友。我觉得这个男朋友一定有问题!”

  “师傅,你说会不会是李慧兰禁止女儿早恋,结果惹怒了女儿的男友,然后就被杀了?嗯......不对。如果我们再大胆一点猜测,也许李小芸才是真凶......至于动机嘛。很有可能是李小芸早就受够了父母的争吵。当然也不排除,她和她母亲爱上了同一个男人!”

  沈汉强听到这里,猛地踩了一脚刹车。

  雷子差点没被安全带勒死,他拍了拍胸口,扭头看向沈汉强,只见他一脸怒容。

  “师傅,你干吗?我看你不说话,想调节一下气氛嘛。”

  “你很聪明是吗?好啊,现在开始,你给我二十四小时盯着李小芸。找不到她的犯罪证据就别回来!”

  “师傅我错了——”

  “下车!”

  “你不是来真的吧?”

  “下车!”

  雷子可怜巴巴地下了车,站在马路边。

  “把你的钱包给我。”

  雷子乖乖地掏出来递给沈汉强。

  “现在你跑步前进,到李小芸的中学跟我碰头。如果我问完李小芸话后你还没出现,我保证你本季度的评估报告一定比你现在的脸色更难看!”

  说完后,沈汉强开着车绝尘而去。

  雷子叹了口气,走到一个路口,打开手机,自言自语道:“师傅也太落后了,现在都什么时代了,没收我的钱包就以为我只能跑了?我叫个车......”

 

P148

“所以你觉得有没有可能是李小芸杀了母亲嫁祸给父亲......要不就......”

  还没说完,沈汉强的巴掌就拍了过来,雷子赶紧躲开。

  “师傅,这也不对那也不对,岂不是说这条线完全断了?今天白跑了一趟!”

  沈汉强苦口婆心地道:“我们查案要讲究证据,猜测虽然没什么不对,但动机也要合情合理。”

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

P150

  雷子画到一半,望着图表陷入了沉思。

  “师傅,我感觉我发现了一条线索。”

  “嗯?”沈汉强停下手上的工作。

  雷子走到墙边,在李慧兰和江丰之间新拉了一条线,写上:书迷。

  沈汉强道:“然后呢?你在李慧兰家的时候不是已经发现了吗?”

  “没了啊,暂时只想到这么多。”

  沈汉强叹口气,强忍住想抽他的冲动。

 

P170

  雷子风驰电掣地赶回了警察局。他冲进沈汉强的办公室,发现人不在。

  在等师傅的时候,他又注意到了自己列在墙上的人物关系图。

  一个设想瞬间让雷子感觉到自己的血液直冲脑海,甚至有一点点恶心。

  ——难道是这样?

  沈汉强从外面走了进来,他从衣架上拿下枪套,招呼着雷子:

  “喂,发什么呆,还不赶紧跟我去找江丰!”

  “等一下!等一下!”

  “快点!万一江丰出什么乱子你负责啊!”

  雷子喃喃地道:“师傅,我感觉我找到突破口了。”

  沈汉强盯着他,一脸不信任。

  “师傅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嘛!我在想,假如江丰说的都是真的,李慧兰长期被家暴,认识了我们的凶手X,两个人好上了。李慧兰还去X家住了一段时间。”

  “然后又有一个神秘的中年女人,也是长期遭受家暴,也遇到了凶手X,两人也好上了。两人甚至私奔,结果被中年女人的丈夫抓到。对不对?”

  沈汉强不明白他要说什么:“你讲重点!”

  雷子故作神秘地问:“那你觉得凶手X跟两个受害人是什么关系呢?”

  “情人啊!”

  雷子激动地道:“错!”

  沈汉强皱了皱眉头。

  “喔,不对不对。我该这样问。你觉得凶手跟受害人的丈夫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“情敌啊。”

  “错!”

  沈汉强再也忍不住,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。

  “雷子,我看你是吃错药了。”

  雷子一反常态,没有退缩,反而道:“师傅,你太先入为主了!你想,要是你抓到你老婆跟人私奔,难道你不会打情夫一顿吗?可是他们吵了两句就结束了。是不是太不合理了?”

  沈汉强愣住了。

  “所以我觉得凶手跟受害人的关系有另一种可能。”

  “什么?”

  “也许他们根本就不是情人,而是......”

  “快说!”

  “闺蜜!”

  沈汉强作势又要抬起手。

  “师傅你先别打我,想想看有没有这种可能。”

  雷子赶紧躲闪,他走到墙边,在凶手X旁边写上了一个名字:陈姗姗。

  “陈姗姗是外科医生,她处理的家暴事件绝不止李慧兰这一起。作为一个医生和一个女人,她接触、同情病人也是理所应该的事......”

  听了雷子的话,沈汉强的脸色变了。

 

【最后是一把刀,慎入】

P211

  一刻钟后,医疗人员把陈姗姗抬上了救护车。江丰和张代晨也在车上接受治疗。带着手铐的沈汉强在另外一边接受伤口护理。

  雷子看着师傅,心情十分复杂。在他赶来紫檀路之前,李小芸交代了沈汉强让她替自己保密的事情。雷子本不愿相信这一切,但当他联想起时常来找师傅要钱的沈伯父,还有师傅对待自己父亲的态度,一切已然明了。

  他慢慢走到沈汉强的旁边。

  “师傅......”

  沈汉强戴着手铐,脸色苍白,肩头的伤口已经做了包扎。他抬了抬眼皮,默默地道:“雷子,不要再喊我师傅了。”

  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  “我把记忆取出来了......不记得了。但我知道,人确实是我杀的。李慧兰,还有那个女人......”沈汉强的面孔突然变得狰狞起来,“我一点也不后悔。这些女人死到临头还要护着自己的丈夫。我帮着她们解脱,她们应该谢谢我才对。”

  雷子倒抽了一口气,眼前的这个人哪里像平日教导自己的师傅,简直就是另外一个人。

  他不愿再看到这样的沈汉强,示意两名警员将他带走。

 

 

没啦。

评论(7)
热度(30)
  1. 隔壁家阿花小姐要吃腰子吗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师徒组日常好甜(暴风式哭泣)!!原来叫雷霆,啊啊啊,通通拿小本子记下来!
  2. 菜刀阿噜要吃腰子吗 转载了此文字
    雷子叫雷霆!!哈哈哈哈哈哈行去改文了!!

© 要吃腰子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