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腰跑路中

虚度

【怡雪】痴

水仙拉娘 张怡君x阿雪

(我怕不是石乐志了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挂坠摊在阿雪手里,散发出冰凉的腥气。冷意似乎永远无法被体温同化,像是什么软体动物,从手心挪到手腕,顺着那根蓝紫色的静脉,蠕动着爬向全身。

阿雪开始发抖了,可能是因为冷,也可能是因为疼——她小腹上的伤口还未完全愈合,纱布上渗出一团暗红的斑点。她十指相扣,把挂坠包在掌心,隔着一层鲜活的血肉,将它与心脏紧贴在一起。她试图用真心暖热它,可石头终究是死物,冷硬的内核不会与热血或是温情发生任何反应。

“阿君” 她苍白的嘴唇嗫嚅着,后半句话含糊地与哽咽粘合在一起,听上去无助又无奈,“怎么办呀”

怡君站在船头回望,未束起的长发被海风打散。她眯着眼,用手把发丝绾向一边。从船的一端走至另一端,她脚下的细带凉鞋啪哒作响。此时,连空气与风也无法阻挡她们肌肤相亲。

阿雪仰头看着怡君,她纤细的脖子有种脆弱的美感。几天的寝食难安使她愈发消瘦了,眼窝深深地在苍白的脸上凹陷下去,泪水把双眼浸得湿润非常,浮动的光在其中流淌

“我把他弄丢了。”

怡君咬着下唇,眼中的怜惜、怨恨,还有收敛的爱,在深棕色的瞳仁下无声地涌动。她有很多话想倾诉,想要看着阿雪清亮的眸子一字一句地吐露,但最终止于口中。她捧着她满是泪水的脸细细地吻,把难以表述的感情凝结在吻里,一个个轻盈落在阿雪的脸颊与前额。

怡君不想再看她失魂落魄的样子,她想给予她别人给不了的爱与救赎。她的吻次次避过她的嘴唇,因为她渴望听到她的答复。

“忘了他,跟我走吧。”

“不可以的。”

阿雪轻轻摇着头,碎发狼狈地粘在鬓边。她把挂坠攥得更紧,硬质石头陷进掌心柔软的肉里。她单薄得像一片纸,胸膛里却承载着那么多沉重的纠葛与执着。

被名为贪恋的牢笼困住的蝴蝶只能靠心上人施舍而来的爱苟活。

张怡君不想成为阿雪的心上人,这个制造痛苦的元凶。她想做打破牢笼的人。

“阿君,爱一个人怎么这么难啊?”

阿雪吁出一口游丝一样的气,把头埋入膝盖间。

评论
热度(10)

© 阿腰跑路中 | Powered by LOFTER